<em id="aj7jr"></em>
      <em id="aj7jr"></em>
      <em id="aj7jr"></em>
      <th id="aj7jr"><pre id="aj7jr"></pre></th>
      <s id="aj7jr"><object id="aj7jr"></object></s>

      <ol id="aj7jr"><object id="aj7jr"><blockquote id="aj7jr"></blockquote></object></ol>
      經驗交流

      圍標串標的審計思路

      發布時間:2022-09-02

         招標采購環節是舞弊高發區,圍標串標難以根除,令單位深惡痛絕。圍標串標現象背后有些是工作人員責任心、專業能力缺失所致,也有一些是個人舞弊的驅動。審計查圍標串標,仔細分析常見案例發現,《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四十條和四十一條已清晰地告訴了我們審計的思路。

      投標人串通投標情形及審計思路

        (一) 投標人串通投標情形

        《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四十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為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

        1.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由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編制;

        2.不同投標人委托同一單位或者個人辦理投標事宜;

        3.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載明的項目管理成員為同一人;

        4.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異常一致或者投標報價呈規律性差異;

        5.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相互混裝;

        6.不同投標人的投標保證金從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的賬戶轉出。

        (二) 審計思路

        1.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由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編制

        如何判斷投標?一種情形是投標人的投標文件內容完全一致,這種容易判斷。另一種情形是投標人的投標文件大部分一致,可以從形式上和實質上來判斷。比如:從實質上看,投標文件關鍵內容一致,投標文件紙質版有些頁面內容完全一致;從形式上看,投標文件裝訂形式、封面樣式、錯誤的內容類似,投標文件格式、字體、表格顏色等相同,投標文件中的紙張墨痕顯示是由同一臺打印機打印,投標文件電子版屬性中作者和最后一次保存者完全一致等等。

        2.不同投標人委托同一單位或者個人辦理投標事宜

        針對這種情形,我們可以檢查投標文件中法人代表和項目經理的姓名及電話是否一致,各類簽收文書是否存在同一人簽字的情況,也可以看送投標文件的人員是否一致。

        比如,某土方工程招投標過程中,有一人先作為A公司的招標代理人出現,后又作為B公司的招標代理人出現。審計過程中,需要審計人員仔細去查看和關注這些細節,否則很容易就和關鍵信息擦肩而過。

        3.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載明的項目管理成員為同一人

        對于這種情形,我們同樣可以查詢投標文件中法人代表和項目經理的姓名及電話是否一致。同時,我們還可以查看項目團隊人員的社保記錄、項目團隊人員的身份信息、考勤記錄或照片、影像記錄等。

        4.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異常一致或者投標報價呈規律性差異

        這種情形通過對比投標文件來發現。有些投標人商務標文件完全一致或技術標文件完全一致;有些則是報價呈規律性差異。

        比如,在某項目中A、B、C三家參與投標的公司某些項目的投標報價和最終中標的單位D的報價呈現等比例關系。

        5.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相互混裝

        對于這種情形,通過查看投標文件可以發現。但當審計人員發現時,往往被審計單位的人員會解釋評標后不小心裝錯了。這時候需要從其他方面找線索、找證據。

        6.不同投標人的投標保證金從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的賬戶轉出

        對于這種情形,我們可以通過銀行對賬單來查看不同投標人的投標保證金是否從同一個公司的同一個銀行賬戶匯入。相對上述幾種情形,這種情況相對比較少見。這種情形背后的場景往往是某單位為了中標,找了幾家陪標單位參與投標,并替陪標單位繳納了投標保證金。

        除了上述相對「顯性」的串通投標情形之外,還有一些同一控制人控制的或有關聯關系的企業,用相對「隱性」的方式串通投標的情形。針對這些情形,我們可以通過天眼查、企查查等工具來探尋他們之間的關系,進而發現串通投標的線索和證據。

      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的情形及審計思路

        (一) 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的情形

        《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一條規定:禁止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

        1.招標人在開標前開啟投標文件并將有關信息泄露給其他投標人;

        2.招標人直接或者間接向投標人泄露標底、評標委員會成員等信息;

        3.招標人明示或者暗示投標人壓低或者抬高投標報價;

        4.招標人授意投標人撤換、修改投標文件;

        5.招標人明示或者暗示投標人為特定投標人中標提供方便;

        6.招標人與投標人為謀求特定投標人中標而采取的其他串通行為。

        (二) 審計思路

        對于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的情形,審計人員較難拿到諸如招標工作人員與投標人之間微信、郵件等溝通的記錄或通過銀行卡、微信、支付寶等的記錄等直接證據,更多時候只能通過間接證據來證明,再通過訊問等方法獲取直接證據。

        比較常見是招標人為中標單位量身定做投標條件,比如某單位在采購某大型設備時,明確指定了設備的生產廠家和生產參數,其他廠家自然也就沒有了機會中標;在制度中給予了供應商超級待遇,比如在供應商管理規則中明確:新項目必須邀請一級供應商參與;必須與一級供應商進行議價談判、并保證用最低報價與一級供應商再次議價;一級供應商最終報價不高于合理基準價,必須使用一級供應商;原則上一級供應商的分配量不低于同項目中其他供應商的分配總量等。在具體操作中,有些招標人向投標人透露招標指導價,或評標人在評標時不按評標辦法打分,向最后中標的單位傾斜。比如,某次招標中,中標單位在第一次報價有些明顯偏高,后被允許第二次報價,而第二次報價則和其招標指導價完全雷同。

        如何發現這些線索,需要審計人員用心仔細去挖掘。特別是在招標量很大、招投標資料往往很多又很厚的情況下,需要保持足夠的耐心和警惕。

       

      來源:審計實踐,略有刪改。

      附件下載: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